Menu

央視四套《流行無限》孔雀大王鄧德

【發布時間:2019-06-22】


鄧德與央視四套流行無限主持人小燕


 小燕: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流行無限》,我是小燕,現在我所在的地方是江西省南昌市的一個特種養殖基地。在這里生活著上萬只、平時我們只有在動物園里才能看到的美麗的藍孔雀,這里同時也是中國乃至世界數量最多、規模最大的藍孔雀養殖基地,那么接下來我想大家介紹的這位就是這些藍孔雀的主人,被稱作“孔雀大王”的鄧德。

 旁白:鄧德 1990年開始養殖藍孔雀,二十多年間,他已經從一個小養殖戶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藍孔雀養殖集團,2011年,鄧德在全國擁有十幾個養殖基地,兩千多家養殖戶,藍孔雀的養殖數量達到二十多萬只,他的養殖基地已經成為世界上養殖藍孔雀規模最大、數量最多的地方。很多媒體都稱鄧德是“孔雀大王”。在位于江西省南昌市郊區的一個養殖基地我們見到了鄧德。剛一見面,鄧德就興致勃勃地向我們主持人小燕介紹起他養的這些藍孔雀。

 小燕:鄧先生,現在這個養殖基地大概擁有多少只藍孔雀?

 鄧德:像我們這個基地大概有一萬多只吧,

 小燕:那么每年在這能產多少蛋?或者是孵化以后又有多少只小孔雀誕生呢?

 鄧德:像我們這個基地,一年的話大概可以產十多萬只小苗,

 旁白:鄧德說現在這個養殖基地里有一萬多只藍孔雀,每年能產三四十萬枚孔雀蛋,可以繁育出十幾萬只小孔雀,而像這樣的養殖基地在中國其他省份還有很多家,

 小燕:那么除了這樣一萬多只的特種養殖基地,你全國范圍內還有多少個這樣的養殖基地?

 鄧德:因為我們做了很長的時間了,我們在全國各地幾乎每個省都有養殖戶和加盟戶,大概在全國的養殖戶我們統計了一下,大概有兩千多家,像今年(2011年)這種商品(孔雀)總共可能會達到二十多萬只左右。

 小燕:二十萬只的藍孔雀在全國范圍內或者說是全世界范圍,它是占到一個什么樣的比例?

 鄧德:在全球范圍內我們所提供的所有孔雀的比例、分量應該可以達到百分之八十左右,

 旁白:2011年,鄧德的養殖基地和全國兩千多家養殖戶,一共飼養了二十多萬只藍孔雀,藍孔雀的數量已經遠遠超越了它的原產地印度。

 小燕:你知道現在在印度藍孔雀的數量大概是多少?

 鄧德:我估計他的總量也就幾千只。

 小燕:幾千只,這個數字是從哪來的呢?

 鄧德:我們一個特種養殖協會跟他們那邊經常有溝通、有交流、有交往,所以他們也經常會去了解統計,應該說是比較權威。

 小燕:可以說這里是藍孔雀的“新孔雀之鄉”了。

 鄧德:對,應該是“新孔雀之鄉”。

 旁白:被人稱為“藍孔雀之鄉”這是鄧德最自豪的一點,鄧德介紹說 孔雀又叫越鳥,在中國被稱為“百鳥之王”,是吉祥、美麗、善良、華貴的象征,孔雀分為綠孔雀和藍孔雀兩類,其中綠孔雀是中國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主要生活在中國云南西雙版納地區,而且是禁止商業養殖的,藍孔雀也叫印度孔雀,主要生活在印度、斯里蘭卡等地,在中國屬于外來物種,不屬于國家保護動物,可以進行人工繁育和飼養,在鄧德的這個養殖基地里,從幾個月的小孔雀到成年孔雀,分別飼養在十幾個棚舍里,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去動物園看孔雀時最幸運的就是碰見孔雀開屏,今天見到這么多的孔雀,主持人小燕滿心以為會看到很多開屏的孔雀,結果走到跟前卻發現整個棚舍沒有一只開屏的孔雀。

 小燕:現在沒有看到這個有開屏的孔雀。

 鄧德:它一般開屏是在繁育季節,幾乎整天都開屏,像這個季節比較冷的時候,現在不屬于繁育季節了,偶爾開開屏,開屏的頻率和次數比較少,

 小燕:也就是說它只有在求偶的時候、繁育季節才開屏,還有沒有其他情況下也開屏?

 鄧德:它碰到漂亮的女同志,碰到很瀟灑的男同志。

 小燕:看來我才不夠漂亮,嗚嗚嗚

 鄧德:呵呵 不  你來的季節不對,

 旁白:鄧德介紹 開屏的孔雀都是公孔雀,每年的4月份到10月份是孔雀的發情期,那時的公孔雀為了取悅母孔雀,每天都要開幾十次屏,進入冬季以后公孔雀很少開屏。聽了鄧德的介紹,我們的主持人還是不甘心,決定要到棚舍里近距離地接觸下孔雀,沒準能碰到幾只開屏的孔雀。

 小燕:鄧先生,我們可以進去看一下嗎?

 鄧德:可以呀!但是要先消消毒。

 小燕:這個噴的是?

 鄧德:消毒水

 小燕:哎喲 進去之前我還有點擔心這孔雀它的性格怎樣啊?

 鄧德:比較溫順

 小燕:放心了,有一只非常給面子,真漂亮!你能猜出這個是幾年的?

 鄧德:三年的

 小燕:三年的哦,那只小的呢?

 鄧德:兩年的

 旁白:沒想到這孔雀還真是給小燕面子,剛一進棚舍它就開屏了,鄧德說像今天這樣好幾只公孔雀一起開屏,在冬季非常少見。在進入養殖孔雀的棚舍之后,小燕發現這個棚舍三面是墻,有一面是敞開的,棚舍里也沒有加熱設備,我們采訪的時候當地的氣溫已經降到了零度以下,在這樣的氣候下,孔雀還是自由自在的在戶外活動。

 小燕:我看南昌像今天天氣這么冷,孔雀都是熱帶的動物,能行嗎?

 鄧德:孔雀它不怕冷,零上零下四十度對它的生命都不造成影響,只是這個季節它不產蛋罷了。

 旁白:從零上四十度到零下四十度孔雀都可以正常生活,這可大大出乎我們

的預料,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孔雀都是生活在熱帶的,在寒冷的冬季是無法生存的。

 小燕:它原來的環境是在熱帶的環境,你覺得這是它后來遷徙之后逐漸養成的適應壞境的能力?

 鄧德:對 因為它畢竟是野生動物嘛,經過馴養以后,它東南西北冷一點或熱一點它都能適應,像我們現在在全國各地幾乎每個省都有養殖的,

 小燕:這些做過實驗嗎?確實能夠耐熱耐寒嗎?

 鄧德:因為我們做這個東西做了快二十年了,不管是全國各地哪個地方他養我們的孔雀,我們都會做登記的,他養的成活率我們都有登記的。他要不能養的話,我們干脆就不能給別人養了。

 小燕:零上四十度,零下四十度。

 鄧德:對它的生命都不造成影響。

 旁白:原來這來自熱帶地區的孔雀還真是不懼嚴寒,鄧德介紹在中國最北邊的黑龍江省就有很多孔雀的養殖戶,在寒冷的冬季里,孔雀一樣生活的很好。藍孔雀在中國是作為特種養殖動物被飼養,特種養殖是指養殖一些具有特殊利用價值,人們不常見的動物品種。中國的特種養殖行業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出現,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現在屬于特種養殖范圍內的動物有二百多種,這些動物有的是外來品種,比如藍孔雀、火雞等;有的原來是野生動物,經過人工馴化,再進行大規模的人工養殖,比如山雞、野豬等;藍孔雀在中國的人工養殖出現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鄧德也是在那個時期開始養殖藍孔雀,現在已經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藍孔雀養殖集團。我們聽鄧德在介紹他的這些藍孔雀時,不禁產生一個疑問“平時在動物園里見到的藍孔雀都是供人觀賞的,這里有上萬只藍孔雀,出了用作觀賞,它們還有什么用途呢?”

 小燕:我們知道孔雀是美麗、財富的象征,非常的漂亮,那么它除了華麗的

外表我們看的見以外,除此之外養孔雀還有什么用?

 鄧德:養孔雀我們現在銷售量比較大了,主要是食用,因為孔雀的肉品包括它的蛋品是比較高檔的食品,它具有很多功用,包括它是涼性的、能解百毒,它有很多這種功用,

 小燕:這是由考證的嗎?

 鄧德:《本草綱目》已經記載了,它能夠解毒、解百毒。

 旁白:在李時珍所著的《本草綱目》禽部第四十九卷上有這樣的描述“孔雀辟惡,能解百毒”,鄧德養殖的這些藍孔雀最主要的用途就是食用,每年有十幾萬只藍孔雀銷往全國各地。

 鄧德:有幾個功用,第一就是食用,第二就是藥用,第三個就是標本,把它做成標本,像我們現在這樣的一個標本大概三年以上的,零售價已經達到5000塊錢一只,包括孔雀翎可以做工藝品,等等這些功用,應該說孔雀渾身是寶,它是典型的渾身都是寶,并且還比較貴,它的東西賣出去的產品質量品質比較高。

 旁白:鄧德介紹說這藍孔雀渾身都是寶,現在每年光賣藍孔雀這一項,就有不小的收益。

 鄧德:我現在大概一百多塊錢一斤,一只孔雀十斤的話,大概有一千多塊錢一只,像我這個基地,一年大概有十萬只左右,我們全國加起來大概有二十多萬只。你按照一千塊錢一只算的話,大概有2個億左右的產值。

 旁白:說起藍孔雀,鄧德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他說,現在看到的藍孔雀并不是最珍貴的,這個養殖基地里還有更加珍貴的白孔雀,而且數量還很多,主持人小燕決定跟著鄧德一起去看一下。

 小燕:哇 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么多白孔雀。

 鄧德:是啊 有五百多只,

 小燕:這白孔雀據說是所有的孔雀當中最珍貴的,

 鄧德:是,對。因為他是藍孔雀的一種變種,一萬只藍孔雀里面才有幾只白

孔雀,所以說是萬里挑一,別人都說是百里挑一,它是萬里挑一,當能是比較珍貴咯。

 小燕:初步估算下這五百只白孔雀,至少是要從五百萬只白孔雀當中挑選出來的。

 鄧德:對  應該是這樣。

 小燕:那怎么有這樣的資源呢?

 鄧德:我們二十多年就挑了這么多出來了。

 旁白:白孔雀是藍孔雀的一個變種,也就是白化的藍孔雀,在一萬只藍孔雀里面會出現一兩只白孔雀,數量十分稀少。

 鄧德:像我們就只有這五百只白孔雀。

 小燕:這在全國范圍內

 鄧德:在全國所有的白孔雀加起來不一定有超過一千只。

 小燕:今天我們在這算是大飽眼福了。

 鄧德:是 要在其他地方看不到這么多,同在一個地方的白孔雀。

 旁白:這五百多只白孔雀,占到整個中國白孔雀總數的一半以上,現在來自全國各地的很多客商都愿意多買幾只白孔雀,但是鄧德都不舍得把他們都賣掉,在他看來得到這些白孔雀是他二十多年養殖藍孔雀最大的收獲,鄧德和他養殖的孔雀在江西南昌的特種養殖行業可以說誰聲名遠揚,他的藍孔雀每年給他帶來上億元的收益,劉春是南昌市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副局長,專門負責野生動物保護和特種養殖,提起鄧德和他的藍孔雀,劉春說在整個南昌市的特種養殖行業中,鄧德是最有影響力的,

 劉春:去年(2010年)還專門給他授予了“江西省野生動物養殖示范基地”的稱號,因為它做出了規模,他的產值相當于我們整個南昌市特種動物養殖這一塊的一半以上,

 旁白:鄧德1962年出生在湖北省荊州市,父母都是農民,家里的生活就是靠父母種地來維持,生活十分艱難,鄧德記得小時候父母為了讓家里人過節吃上肉,每年都要養幾只雞,看著雞蛋里能孵出小雞,鄧德感到很好奇,他決定自己也要去試一試,

 鄧德:我記得我很小讀一二年級的時候,我看到抱窩雞在那抱窩,我問我媽媽“蛋為什么會變成雞?”她說就是熱一點的溫度,二十一天它就出來了,熱不是很簡單嘛,我摸了一下,跟我腋窩的溫度差不多,就經常把家里的雞蛋拿出來夾在腋窩,捂的很熱乎了,忘記了就掉了,我記得我上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老師說你今天在那里干什么,我都不做聲,不敢做聲。后來我覺得用腋窩夾雞蛋太麻煩了,能不能快一點,它不就是要溫度嘛,就是要加溫嘛,很好做,加溫就簡單了,我想加溫就是放到煤油燈上燒,放上去就咚咚咚響,十多分鐘以后就炸了,炸的我滿臉都是,所以這個做不成,這個雞蛋變雞苗不是那么容易的。

 旁白:雖然這次孵小雞的經歷最終沒有成功,但是也就是從那時起鄧德對各種小動物更是增添了一份喜愛,1979年,17歲的鄧德考上了中南農業大學,學習的專業就是畜牧獸醫學,1983年大學畢業的鄧德并沒有從事畜牧方面的工作,而是被分配到家鄉的一所高中,當了一名英語老師,從一個農家孩子成為高中老師,這讓鄧德的父母感到非常自豪,周圍鄰居也都十分羨慕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中國的改革開放剛剛起步,國家鼓勵個體經營者自主創業,在鄧德的家鄉,他經常聽到周圍有人因為種糧或養殖成了萬元戶。

 鄧德:我記得當時就有兩戶,一個就是重點戶和專業戶,后來就形成了萬元戶,為什么一個農民養豬養雞,他們一年就可以成為萬元戶,我們一個月的工資才48快錢,別人不懂技術的都能變成萬元戶,而你卻待在這里一個月拿幾十塊錢,覺得心里很不平靜。

 旁白:看著周圍很多人能成了萬元戶,鄧德坐不住了,他覺得自己在大學學了四年的專業知識,現在卻派不上用場。1983年底,21歲的鄧德想辭去公職自己創業,在那個時代,辭職創業是一件很超前的行為,鄧德的父母是堅決反對,為了讓父母同意,鄧德決定自己要先做出一點成績,讓父母看到他的本事,他利用業余時間做了一個孵化箱,專門孵化小雞。

 鄧德:我把農民的雞蛋用六分錢一個收回來。

 小燕:你把它孵出來。

 鄧德:收回來以后我就去孵化,我孵化了以后,我就把它再賣給農民,因為我們鄉下很多挑擔子專門賣雞苗的,是兩毛錢一個,我給農民的雞苗我就賣一毛八分錢一個,比別人賣的便宜兩分錢,農民都愿意買我的,它銷路很好。

 小燕:然后呢?

 鄧德:多半的農民手上沒有錢,但是他有蛋,很簡單呀,我就用一個雞苗和他換三個蛋,最后換來換去,我的手上就有很多蛋了,后來通過大概三四個月的時間,我就賺了3000塊錢。

 旁白:這一試還真是不一般,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里,當老師的鄧德利用業余時間孵小雞就掙了3000多元錢,這在當時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相當于鄧德近十年的工資,鄧德拿著掙來的這3000快錢找到了他的父母,當時的情景他還記憶猶新。

 鄧德:三四個月賺了3000塊錢,跟你教書一個月拿四十多塊錢,這就是天壤之別,我可以告訴我家里人說,我要專門出來干,專門做這個東西,不是可以干的更好嘛,

 小燕:這個方法有效嗎?

 鄧德:很有效,我家人不做聲了。

 旁白:看著鄧德在三個月的時間就掙了三千多塊錢,他的父母不再反對他自己創業了,大學畢業后只做了一年老師的鄧德,辦理了停薪留職,在家鄉辦起了一個養殖場,開始正式踏上養殖之路,剛開始創業的時候,他養過山雞、土雞,逐漸積攢了一些資金,在1984年底,一個偶然的機會,鄧德在報紙上第一次看到了火雞這個名字。

 鄧德:當時我記得我們那個土雞才一塊錢一斤,別人的火雞就十多快錢,有的幾十塊錢,甚至于別人賣出去的整盤的火雞,一算可以達到一百多塊錢一斤,我說這個東西利潤太高了,并且它還有一個特點,它的成本特別低,它吃草的,我們當時在農村草是很多的,荒草廢草很多,我首先感到這是一個大商機。

 旁白:火雞原產于美洲,它的體型比普通雞要大很多,成年火雞的體重可以達到十公斤以上,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火雞剛剛被引進中國,火雞養殖屬于特種養殖的行列,當時很少有人了解火雞,市場上出售的火雞價錢都很高,畜牧專業畢業的鄧德敏銳的感覺到養殖火雞是一個很大的商機。

 小燕:鄧先生當時你想養火雞,可是沒有人見過火雞,火雞是從哪來呢?

 鄧德:當時火雞都從美國過來的,我們也沒見過火雞,我記得我第一次買十多枚蛋,是從《湖北科技報》買的,當時火雞的蛋也很貴,十塊錢一枚,還要函授培訓,還要出三十塊錢的函授費,買回來以后,當時用孵化箱一孵,結果就孵了一個兩個出來,并且過幾天都死掉了,為什么呢,因為那個火雞蛋是直接從美國空運過來的,當時可能是時間過長了,可能是飛機汽車震蕩,出孵率很低,因為它出孵率很低,所以它出來以后,成活率就低,我記得就孵了兩個出來,三五天后就死了。

 旁白:花一百多元錢買了十幾個蛋,卻沒有一只火雞存活下來,面對這意外的打擊,是選擇放棄還是繼續養火雞,鄧德也犯了愁,經過幾天的思考,鄧德決定要堅持下去,1984年底,鄧德的一個同學聽說他要養火雞,告訴他在廣西的一家農場,有火雞種蛋出售,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鄧德立刻買了火車票趕往廣西。

 鄧德:我記得那時候,是一九八幾年,從來沒做過火車,沒出過遠門,我是第一次坐火車,那時候兩天兩夜,沒有座位站著,你想走動都難,過道里全是人。

 小燕:就為了這火雞蛋?

 鄧德:就為了這個火雞蛋跑過去,當時我記得整個人站的實在難受,又沒有地方走,最后找了一個好地方,就是車廂洗手間里面,洗手的那個地方,找個地方可以坐一下,那時候元宵節前夕,那時候湖北的天氣特別的冷,尤其是晚上,白天還好睡不著覺,晚上坐在上面,晚上也不知道誰啊,洗手的時候他把那個水打開了以后,我整個屁股上面全是水,那時很冷的時候,當時就凍得很難受,又沒有衣服穿大冬天的。

 旁白:在火車上蹲了兩天兩夜,筋疲力盡的鄧德終于到了廣西,能不能買到火雞蛋,鄧德還是心里沒底,他找到自己的同學,到農場里挨家挨戶去收火雞蛋。

 鄧德:他就陪我在那個農場里面專門去收火雞蛋,收了兩天,收了一百多個蛋,我當時就很高興,并且還比較便宜,兩塊錢一個。

 小燕:這一路上的辛苦可沒白挨啊。

 鄧德:一路上的辛苦啊,

 小燕:都不算什么了。

 鄧德:都不算什么東西了,年輕人無所謂的,真是我感覺很高興。

 旁白:鄧德沒想到這收火雞蛋的經歷還比較順利,兩天時間就收了一百多個蛋,而且價錢還非常便宜,如何把這一百多個蛋安全地帶回家,鄧德可是想了不少辦法。

 鄧德:我就滿懷希望。

 小燕:小心翼翼的把它帶回了老家。

 鄧德:包了一層又一層的,下面又放草、稻草啊,又放鋸末啊。

 小燕:就怕破了哦。

 鄧德:就怕破了,當時也很重的,我一個人打了兩三個像裝洗衣粉外包裝箱

一樣的箱子,記得打了三個,打完以后挑到火車站去,當時我還辦托運,放在行李箱里面,我在行李箱里面啊,我不敢到,他給我買了座位我都不敢坐,我就在行李箱里面,我就坐到它旁邊,怕別人碰到它了,當時就感覺到說它回來了,我就感覺到啊,你一百多個蛋怎么樣也可以孵五十個啊,我們后來一孵,百分之八十幾,比第一次那個效果好多了,結果一養相當好養,因為它吃草的,并且它的肉質味道比美國的原種火雞味道還好。

 旁白:這一百多只火雞讓鄧德看到了希望,靠著自己學到的專業知識,結合實踐經驗,沒幾年的工夫,鄧德養殖火雞的數量不斷增加,他也如愿地踏入了萬元戶的行列。

 鄧德:通過一兩年的火雞養殖,我每年大概收入十萬到五十萬。

 小燕:這是哪一年?

 鄧德:一九八五、八六、八七年。

 小燕:八十年代中期。

 鄧德:恩 對

 小燕:一年那時候的收入是多少?

 鄧德:十萬到五十萬。

 小燕:已經不是萬元戶了,是幾十萬元戶。

 鄧德:對。

 旁白:隨著火雞養殖規模不斷擴大,鄧德將他的養殖基地遷到了江西南昌,到1988年鄧德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火雞養殖戶。

 鄧德:我養了大概四五年以后,我們那時候一年的量大概有十多萬只。

 小燕:一年十多萬只。

 鄧德:對 一年十多萬只。

 小燕:那么當時全國賣的這個火雞你能占多少比例?

 鄧德:我可以占到百分之九十,當時養的人呢,很多人是不容易成功,我幾乎賣種、賣苗啊這些東西都是我在做,因為我當時喜歡什么呢,第一個我喜歡做全套的服務,給他提供技術啊,賣給他,還給他收購回來幫他銷售。

 小燕:那也就是說全國有很多這樣的養殖戶都是不遠千里來找您。

 鄧德:全國各地幾乎都有,當時我們這樣發展的,當時在我們周圍也算是最多的,我當時做的也是全國最成功的,也是最大的一個養殖戶。

 旁白:1989年,鄧德到廣東開拓火雞市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接觸到了影響他一生的藍孔雀,當時我們到廣州的時候,就有很多野味餐館,他其中就有賣孔雀的,我們就是想進去看一看,并且我們一嘗,它的味道它的湯很鮮,肉的味道也相當不錯。比雞、鴨、鵝、火雞好,我們現在感覺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東西,鄧德向當地人了解到,這藍孔雀一斤要賣一百多元錢,鄧德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趕回南昌。到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咨詢后得知,藍孔雀不是國家保護動物,可以進行人工飼養,而且當時中國很少有人飼養藍孔雀,鄧德覺得他又發現了一個商機,他決定放棄火雞,大量養殖藍孔雀,因為當時鄧德的火雞生意,正是最紅火的時候,所以當他把養殖藍孔雀的想法告訴合作伙伴和家人時,遭到了大家一致的反對。

 曾軍燕:當時回來我就非常反對,然后兩個人就吵起來了,然后他就非常堅持自己的看法,他覺得非常看好孔雀養殖的特點,我覺得現在很好了,過日子都沒有問題了,我為什么要再去選擇,而且要把自己賺來的錢都投進去,風險太大了,我說你就別跟我說了,我說我心臟有病,我受不了。

 旁白:當時周邊的人都不理解他,為什么放著掙錢的火雞生意不做了,要去養一個沒人養過的藍孔雀,鄧德說在多年的動物養殖過程中,他總結出了兩條經驗,一是要養殖市場上少見的品種,二是養殖的動物在產蛋數量和飼養過程中都是能夠控制的。

 鄧德:因為火雞當時繁殖的比較快,一年可產一百八十枚到兩百枚蛋,你今年養了十只,明年就可能達到一千只兩千只,它的發展速度是很驚人的,發展的一多,你就不好控制,孔雀它的產蛋量不多,當時只有野生孔雀,動物園的孔雀三年才產蛋,一年就產十到二十個蛋,你想怎么多,它多不了。

 旁白:正是看中了藍孔雀產蛋少,數量便于控制的特性,鄧德下定了決心要養殖藍孔雀,他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先后說服了家人和合作伙伴,1990年,鄧德在南昌建立了藍孔雀養殖基地,當時中國只有動物園里有人工飼養的藍孔雀,鄧德跑遍了全國各地的動物園,最后買回來四十多枚種蛋。

 鄧德:這按照火雞的孵化方法一孵,孵出率都有百分之八九十,我們認為還是很成功的,經過一年多的孵化、繁育,大概兩三年的時間,我們選育出來一百多只。

 小燕:那是算比較成功的。

 鄧德:比較成功。當時很一帆風順,因為它在某種意義上孔雀的養殖其實比其它的東西,跟普通的養殖或者火雞沒有什么區別。

 旁白:用了兩年的時間,鄧德的藍孔雀已經有一百多只了,但是要想更大規模繁育卻遇到了問題,由于這些藍孔雀大多是近親繁殖,產蛋率和成活率都很低,這可讓鄧德犯了愁,他想到了去藍孔雀的故鄉印度引種。

 小燕:跑到印度去買蛋嗎?

 鄧德:藍孔雀在印度也是國鳥級的,它也是不賣的,但是國際組織有這樣的規定,可以用以貨換貨的這種方式,我用我的這個東西跟你換你那個東西,我們中國有中國的山雞,有中國特有的珍禽跟你換孔雀,我們就通過廣州動物園,用你的其它的好品種跟他們把種蛋換回來。

 小燕:這種方法可行?

 鄧德:這種方法可行。

 小燕:換到了多少?

 鄧德:換到了兩千枚種蛋。

 小燕:兩千枚種蛋,花了多少錢?

 鄧德:當時花了快兩百萬左右,全部的積蓄,全部把它投進去了,

 小燕:就為了這兩千枚的種蛋?

 鄧德:九百塊錢一個,很貴的。

 小燕:九百塊錢一個,為了這九百塊錢一個,一共是將近兩百萬塊錢的孔雀蛋,你就搭上了你全部的身家。

 鄧德:全部的家當。

 旁白:1995年,33歲的鄧德拿出他全部的積蓄二百多萬元購買中國的山雞蛋,從印度換回了兩千多枚藍孔雀蛋,因為有過成功孵化藍孔雀的經驗,他覺得這一次也沒有問題,至少也能有百分之七十可以孵化出來,那就是一千四百多只小孔雀,可是孵化的結果卻讓鄧德目瞪口呆。

 鄧德:到了二十八天以后啊,百分之八十在里面叫,不出來,有的已經死了。

 小燕:百分之八十沒出來?

 鄧德:對,

 小燕:在那之前不是已經試驗成功了嗎?

 鄧德:試驗成功的事我們當時國內的,它可能比較適應我們國內的氣候,印度是亞熱帶的地方,熱帶地方到我們這里來在氣候包括溫度上有很大的出入。

 小燕:我覺得可能是很多人都萬萬沒想到的事。

 鄧德:萬萬沒想到,我當時想的是你最少要出百分之五十以上,我就是偉大的勝利,結果它只有百分之二十。

 旁白:這兩千枚蛋,只孵出了三百多只小孔雀,這就意味著鄧德有一百多萬的投入都打了水漂,鄧德說那一段時間是他最痛苦的時候,連續幾天都無法入睡。

 鄧德:當時我很沮喪,心情很不好,關鍵是我還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家里人像我老婆也不是很高興,家里人包括公司員工也很沉悶。誰都不敢惹我,我脾氣很壞的,他們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我記得我大概三四天沒吃飯,我記得當時我嘴上都長泡了,急火、內火攻心很難受。

 旁白:劉志農是鄧德的合伙人,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劉志農說這次事件不管對于鄧德還是他們這些合伙人,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劉志農:像我跟他很多年,他也跟我單獨講了,他說死的心都有,那個對他的打擊,不光對他的事業上,對他個人也好,打擊是相當大的,他是沒吃沒喝的幾天關在房間里,我們有些東西都要從頭開始,包括資金包括資源,包括有些東西都要從零開始。這對我們股東也好,對他自己也好,打擊都是相當大的。

 旁白:鄧德把自己關在屋子里,想了幾天幾夜,這問題出在哪里?下一步應該怎么辦呢?

 小燕:以慘痛的教訓做了一個開始,你還打算繼續嗎?

 鄧德:肯定的,投資肯定是有風險的,但是我沒想到這個風險特別大,我當時是這樣想的,假如我失敗了以后,我還會去買,我雖然沒有錢了,我還會借錢甚至貸款去買,為什么東西呢?我要找出它失敗的原因,假如這個孔雀是沒有市場、市場不好賣,我們經營它沒有路,沒有什么希望,這個我不會做,但是失敗的東西沒有找出原因出來,我一般不會放棄。

 旁白:憑借大學里學到了專業知識和多年的實踐經驗,鄧德相信自己的選擇,他覺得養殖藍孔雀一定大有前途,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找出孔雀蛋孵化失敗的原因,鄧德和他的技術人員找遍了國內外相關書籍,查看每次孵化的詳細記錄,經過半個多月的努力,終于找到了孵化失敗的原因。

 鄧德:我這么多年總結出來的經驗就是孵化溫度需要37.5到37.8度。

 小燕:37.5度到37.8度,得出這樣一個結果你大概又花了多長時間?

 鄧德:我們每次孵化都要做記錄的,不管孵什么東西,這是我很注重科學的一點,你失敗了要找出它的原因,你成功了應該是哪個地方你要有經驗,失敗了有教訓,成功了有經驗,這就是我得出的一個結論。

 旁白:原來是孵化溫度沒有控制好,找到了失敗的原因,他首先改造了他的孵化器,每次孵化都安排專人定時查看溫度指標,藍孔雀的孵化率果然有了明顯的提高,從百分之二十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以上,鄧德說現在孔雀蛋的孵化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在他的養殖基地里藍孔雀的孵化率可以達到百分之九十,在鄧德的邀請下主持人小燕跟著他一起來到了孵化間。

 小燕:原來這個小窗口是用來平常觀察的嗎?

 鄧德:平常觀察的。

 小燕:我看已經有蛋放在里面了,這個是?

 鄧德:這是溫控器,顯示溫度的,一般它的溫度,像我們現在是控制在37.5~37.8度,

 小燕:這是孔雀適合?

 鄧德:是孵化孔雀最適合的溫度。

 小燕:能看一下嗎?

 鄧德:可以啊,因為這個季節不是它產蛋孵化的高峰期,所以蛋不多,你看看。

 小燕:這里還放了一個溫度計。

 鄧德:里面每層都要放溫度計的,

 小燕:這樣一個孵化器大概能放多少種蛋?

 鄧德:像我們這邊循環孵化的話,可以放一萬枚左右。

 小燕:一萬枚左右。

 旁白:鄧德說現在不是藍孔雀大規模孵化的季節,每年的4月份到10月份,這個孵化器里面裝滿了藍孔雀蛋,一年要孵化出十幾萬只小孔雀,在解決了藍孔雀孵化的難題后,鄧德又面臨一個新的難題,那就是如何擴大養殖規模,野生的藍孔雀長到三歲才開始產蛋,而且每年只能產十幾枚蛋,數量很少,如何讓藍孔雀早產蛋、多產蛋,鄧德想到了給孔雀增加營養,憑借多年養殖的經驗,鄧德給藍孔雀定制了一份食譜,根據季節不同安排藍孔雀每天吃的飼料,并自己動手配制飼料,功夫不負有心人,給藍孔雀增加營養還真起了作用,原來需要三年才能產蛋的孔雀最快九個半月就可以產蛋,每只雌孔雀一年能產蛋四十枚左右,最高的可以產八十枚,而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藍孔雀的增重問題也得到了解決,野生藍孔雀長到九個月后才兩公斤重,人工飼養到四個月就能達到五公斤,我們的主持人在采訪中發現在每個棚舍的外面都堆著很多南瓜。

 小燕:鄧先生,我看有南瓜,這是做什么用的?

 鄧德:給孔雀吃的,

 小燕:孔雀吃的,

 鄧德:對,

 小燕:那為什么不給他弄碎了放在里面呢?

 鄧德:你要把它放在里面啊,搞碎了以后,它里面有糞便,踩來踩去就粘上了,它吃進去容易帶病菌病毒,我們就把它放在外面,它的嘴巴又能在外面叼得到,但是又不會粘上糞便,所以就比較科學。

 小燕:為什么不給它切好呢?要一整個。

 鄧德:不要切,反而你給它稍微有點破的讓它去啄,第一個可以鍛煉它嘴部功能。

 小燕:練開口

 鄧德:對,口部功能。

 旁白:原來這些南瓜除了可以給孔雀吃,還能夠鍛煉它們的嘴部功能,看到可以喂孔雀,我們的主持人也來了興趣,決定跟著鄧德一起進去給孔雀喂南瓜。

 鄧德:我們一般像這樣的,把它打碎了以后放進去,這樣啊它在里面就比較好啄。

 小燕:塞進去嗎?放洞里嗎?

 鄧德:就放到外面,放到外面以后,它的嘴巴就伸過來了,就能啄了,要放在里面,它跟糞便接觸了以后就不科學了。

 小燕:這是專門喂食?

 鄧德:專門喂青菜青草的,喂清植物的。

 小燕:搶奪這個會打架嗎?

 鄧德:這一般不會打架的,強一點的先搶著吃,吃了以后它有一定的量,它不會吃很多,跟我們吃菜一樣的,菜吃多了感覺也不舒服了,弱一點的就來吃了。

 小燕:已經有幾只好像注意到這邊了,怎么不過來呢?

 鄧德:它怕我們,比較膽小,我們一走它馬上就來了。

 小燕:不許打擾它了。

 旁白:沒過一會,很多孔雀就圍過來吃起了南瓜,看來這孔雀還是真喜歡吃蔬菜的,鄧德說在他的基地里有幾十塊菜地,保證孔雀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鮮的蔬菜,而且這種菜的肥料還很特別。

 鄧德:種這個菜啊,全是用那孔雀糞發了酵氨化以后種出來的,所以應該說質量產品是相當高的,叫有機食品,很不錯。

 小燕:那不是有現成的化肥嗎?那孔雀糞跟化肥比有什么特殊之處?

 鄧德:不一樣,孔雀糞做出來的肥料屬于有機物質,并且種出來的菜味道很好,我們吃起來也很好。

 小燕:我說呢,你怎么會知道孔雀吃出來味道很好。

 鄧德:孔雀吃了這個東西對它的生長繁育很有幫助,還可以降低成本。

 旁白:從1995年到2005年,經過十年的發展,鄧德養殖的藍孔雀從幾百只發展到了幾萬只,隨著養殖規模的不斷擴大,來自中國各地的動物園和養殖戶紛紛找到鄧德,求購藍孔雀種苗和種蛋,在這些求購者中,最讓鄧德感到意外的是西雙版納的人也找他買孔雀。

 鄧德:我感到最自豪的就是“孔雀之鄉”西雙版納的人都來找我買孔雀。

 小燕:他們是怎么知道你的?

 鄧德:并且他們不相信你那個南昌怎么可能有很大批量的孔雀,根本就不相信,給我打電話啊,有種很質疑的聲音,你這是不是又在講故事、騙人啊、坑蒙拐騙啊,我說你可以到我們這來看一看。

 旁白:西雙版納被稱為“中國孔雀之鄉”,以盛產孔雀聞名于世,當時在西雙版納也就只有幾千只野生孔雀,聽到在江西南昌有一個人養了幾萬只孔雀,當地人感到不可思議,決定親自來看一看。

 鄧德:他幾天以后就坐飛機來了,他坐飛機過來一看,他自己都看傻了,大片大片的孔雀,并且都是一個欄一個欄的,都大小一般大,他講了一句這是高人在運動。

 小燕:高人?

 鄧德:為什么呢,一般像家里養的或野生孔雀都是自己孵化的,自己抱窩孵的,高的高,小的小,大的大,矮的矮,因為我們商品化的東西,都是一般齊的、一般大的,很規律,他說這是專家在做育種推廣,我記得他當時買了兩千只孔雀。

 旁白:讓“孔雀之鄉”的人都來買他的孔雀,這件事讓鄧德感到非常自豪,也堅定了他要把藍孔雀一直養下去的決心,到2007年,鄧德的養殖基地已經有十幾萬只藍孔雀,然而就在這一年年底,一場意外發生了,幾千只孔雀在一夜之間突然死亡。

 鄧德:我們大概有三四千只孔雀,一夜之間它就死了很多,并且又得不死的它也不動了。

 小燕:三四千只?又是一次大的災難。

 鄧德:又是一次比較大的損失。

 旁白:這么多孔雀無緣無故突然死亡,這對鄧德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為了盡快搞清孔雀死亡的原因,他專門請來了畜牧獸醫專家,連續幾天幾夜調查分析,可能造成孔雀死亡的原因,最終在對死亡的孔雀進行解剖的時侯找到的答案。

 鄧德:到了天氣比較涼的時候,為了保溫就是放墊料,孔雀它是草食性動物,它喜歡吃草,不管是干草還是濕草,它都吃,你放的墊料是干的,孔雀一吃進去以后,消化液一發酵,它把里面堵死了,堵死了以后呢,吃的東西排不出去,它想吃的東西又吃不進去,最后它就憋死了,憋死了很多。

 旁白:找到原因之后,鄧德對他的棚舍進行了全面的改造,地面全部硬化,并在上面灑上生石灰消毒,每個棚舍都設置了專門的喂食和飲水設施,每天有專人負責清掃棚舍,并制定了嚴格的消毒和操作規程,進入棚舍都要消毒,除了嚴格管理,在孔雀棚舍的建造上,鄧德也是下了很多心思。

 鄧德:我們這種棚舍叫開放式的,開放式的就是它既有外面的,又可以有陽光雨露照的地方,到里面又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就是休息的地方,一般到晚上或者下雨、下雪了,或者天氣不好,它就到休息室里休息了,平常就是在運動場。

 小燕:就是營造一個近乎于野生的狀態。

 鄧德:對,幾乎就是野生狀態。

 旁白:鄧德說別看藍孔雀個頭很大,可是飛起來一點也不笨,能飛十幾米高,為了防止孔雀飛出棚舍,在每個棚舍周圍都安裝了護網,我們的攝制組在棚舍采訪的時候,主持人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小燕:你看有的已經飛到梁上了。

 鄧德:孔雀它晚上休息也是這樣,它不是到地上休息的。

 小燕:那五百多只夠他們睡的嗎?

 鄧德:它就是密密麻麻地在梁上睡,它在梁上歇有一個好處,第一個就是到這水泥地面上到了冬天它很冰冷,它容易得關節炎。

小燕:孔雀也會得關節炎?

 鄧德:太冷了,濕度太大,當然就發炎了,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原生態野生動物,它都有一個自己保護的功能,假如它在這個地上睡的話,什么野貓、野狗、野生動物來了,一下就逮住了,它在這高高的地方,一般的陸地上的動物就抓不到它了。

 旁白:原來孔雀時在梁上睡覺的,這可是我們以前不知道的,主持人小燕還發現在這個棚舍里還有一個很長的石槽,里面鋪滿了沙子。

 小燕:鄧先生你看這個是孔雀睡覺的地方,還有它們遛彎的地方,還有它們平常活動的地方,我想這一定是它們吃飯的地方,

 鄧德:這不是吃飯的地方,這是沙子,沙子是供它沙浴的,就是我們平常說洗澡的,洗澡的地方,用沙子來洗,不用水嘛?它怕水,它是叫旱禽,旱地里面的禽類,是不能沾水的,沾水它就不舒服,它的排泄物包括汗液都是通過沙子把它帶走的,所以它經常身上臟了以后,過段時間,我們鄉下人叫打灰窩,把身上的汗液全部把它清走,這個就是起這個作用,還有一個作用,它也吃這個沙子,吃進去以后助消化的,還有一個,產蛋也在里面產的。

 旁白:在我們采訪的過程中,小燕發現在這個石槽里有兩枚蛋。

 小燕:現在既然不是產蛋的季節,這兩個蛋是誰生的?

 鄧德:也是孔雀生的。

 小燕:我能拿起來嗎?

 鄧德:拿,沒問題,

 小燕,一起來看,還有一個,這大概是什么時候產的蛋?

 鄧德:就這一兩天,

 小燕:就這一兩天哦,那么您剛才說它這個季節也會偶爾產蛋是嗎?

 鄧德:是啊,它一般像這個季節,它不是產蛋的季節,但它也產。

 小燕:我們現在看這個是香檳色的,應該來說是淡黃色的蛋,比雞蛋要大,我見過鵝蛋,它應該比鵝蛋要小一點,

 鄧德:比鵝蛋小一點,大概有二兩半左右,125克左右。

 旁白:鄧德介紹2011年在這個養殖基地里的藍孔雀,一共產下了三十多萬枚蛋,這些蛋分為受精蛋和無精蛋,而他們的用途也不一樣。

 小燕:您剛說這蛋分為無受精的蛋,還有受精的蛋,那么在商業的用途上是不是也分為兩塊來銷售?

 鄧德:對,它這個是因為孔雀產蛋的量不多,因為就40~50枚蛋,它一般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做種,它其中做種一般受精率有百分之九十,還有百分之十左右它就是無精蛋,這就是作為商品蛋,一般像種蛋現在都賣一百多塊錢,不受精的蛋啊,現在都賣五六十塊錢一枚吧。

 小燕:大大高于雞蛋的價格。

 鄧德:它比雞蛋的價格要貴很多。

 旁白:藍孔雀的受精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三十多萬枚藍孔雀蛋里面就有二十多萬枚受精蛋,除了出售部分種蛋,每年鄧德的養殖基地,可以孵化出十多萬只小孔雀,其它百分之十的無精蛋每年也有幾萬枚,這些無精蛋每年都作為商品蛋出售,2011年鄧德賣出的商品蛋有三萬多枚,按照每個蛋五十塊錢,這就是150多萬,鄧德說這筆錢對于他來說是白撿的收入,現在鄧德養殖藍孔雀主要采取的是公司加農戶的形式,十幾年間,他帶動了南昌周邊幾十家農戶加入到飼養藍孔雀的行業中來,劉曉峰是江西省宜黃縣一家特種養殖場的負責人,他從2002年開始從鄧德的養殖基地購進了幾十只藍孔雀開始飼養,現在已經擁有5000多只藍孔雀,每年能給他帶來幾十萬的效益。

 劉曉峰:今年(2011年)我估計效益可能有六七十萬,上市的大概有三到四千只可以賣,兩三百萬的銷售額。

 旁白:出了帶動周邊農戶一起致富,鄧德還在近幾年向全國各地推廣藍孔雀養殖技術,他向養殖戶提供種蛋和幼苗,并負責回收成年孔雀,現在鄧德在中國擁有十幾個養殖基地,兩千多家養殖戶,形成了一個及育種,銷售為一體的大型養殖集團,根據銷售人員給鄧德的反饋,現在每年二十多萬只藍孔雀的產量,遠遠不能滿足中國市場的需求,未來每年要有五百萬只藍孔雀的需求量,鄧德決定從明年開始擴大養殖的規模,而對于將來用什么樣的方式養殖藍孔雀,鄧德根據幾十年的經驗,他提出了生態養殖的想法,把特種養殖和休閑莊園結合在一起,將來在中國每個省都建立一個大型生態養殖基地。

 鄧德:實施了一部分,一部分還正在落實,要做比較多的基地。

 小燕:大概有多少個?

 鄧德:大概有一百多個基地,有的是我們自己做基地,有的是養殖戶的,最終在每個省投資一個億,做一個孔雀的生態莊園,包括吃、住、玩、休閑一體化的,以特養為主的高端的生態莊園,并且有一定好的條件,包括和當地政府一起做這個東西,大概一年的話做一個省,像我們明年的計劃就是湖北省,我的家鄉。

 旁白:對于自己的這個目標,鄧德充滿了信心,而說到這么多年來,不管是遇到什么樣的挫折,他為什么都沒有放棄?鄧德說靠的就是科學的態度和執著德精神。

 小燕:那么以你自己的人生經歷,起起伏伏一直做到現在,你靠的是什么?

 鄧德:靠的是一種興趣愛好,靠的是一種執著,靠的是一種科學的精神。

 旁白:在整個采訪的過程中,我們感受到最多的就是鄧德的豁達和樂觀,幾十年的創業經歷讓他明白,只要是真心熱愛的事業,不管遇到什么樣的挫折,只要堅持到底,就一定能夠成功。

 

2019年什么游戏代练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