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央視二套《生財有道》百鳥之王千萬財

【發布時間:2019-06-20】


鄧德與央視二套編導葉閔鵬(右一)、主持人韓東(左一)


韓東:生財有道,致富從這里開始,各位好,我是韓東,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

    看看我身邊的風景,好一派南國風光啊!你說韓東瘋了吧,這哪里是南國。真的,我這就是在江西省的南昌市。好冷啊,我要在這找一個,你印象當中好像絕對生活在熱帶的動物,嗯,沒發燒。

韓東:孔雀,真的是孔雀,我自己都解釋不清楚。為什么在這冰天雪地會有這種印象當中應該是在熱帶的動物,我給你找一個高人,他就是孔雀大王鄧總,咱們找他問問。您好,鄧總!

鄧德:您好!

韓東:它怎么可能在這么冷的條件下生活呢?

鄧德:孔雀它不怕冷的,我們現在飼養的孔雀零上零下40℃,對于它的生存都不造成影響的。

韓東:真的啊?

鄧德:嗯。

   (旁白:鄧德,是江西省南昌市江西中農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他所經營的養殖場是目前全球存欄量最大的孔雀養殖基地,所以,他又被稱為“孔雀大王”)

韓東:開屏了,開屏了,唉,這個冬天怎么會開屏?它是因為見我很帥它才開的嗎?

鄧德:這是其中一方面。

韓東:真的?

鄧德:它看到人長得漂亮長的帥,女同志長得漂亮長得美麗的它也開屏,還有一個看到五顏六色的東西,這也是一種原因啊,它也開屏。

   (旁白:孔雀咱們都見過,孔雀開屏更是讓人難以忘記,在無數的民間傳說當中,孔雀是吉利與幸福的象征,《詩經》《史記》《楚辭》都有這樣的描述,它是人們心目中的神鳥,又被稱為百鳥之王,然而在人們的傳統印象當中,孔雀生活在東南亞地帶,在我國,主要生活在云南的西雙版納,目前西雙版納最大的孔雀園里也就生活著三千多只孔雀,而老鄧去年的養殖規模達到了十八萬只,怪不得這幾年西雙版納要從南昌引進孔雀了,故事講到這興許你會問,鄧德究竟是何許人也,既然能讓孔雀之鄉的人夸他養的孔雀好,這還要從二十幾年前說起)

鄧德:我是學畜牧專業畢業的,畢業以后就是剛開始,分到學校教書當老師。

    (旁白:今年已經步入不惑之年的鄧德是畢業于華中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專業,教過兩年書,因為對畜牧業的酷愛和一份創業的激情,八十年代,老鄧辭去了鐵飯碗的工作,成為了國內第一批特種養殖戶,那時他是開始飼養當時很風行的火雞,這讓鄧德也積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鄧德:當初為什么養野雞呢,因為當時野雞很少,大家都是從什么新聞年報道、媒介中知道外國人喜歡吃火雞,尤其是圣誕節和感恩節,說他們的火雞賣的很貴,我們當時不知道,別人就是買多少美金一斤,這一算算我們就是一百多塊錢一斤人民幣,感覺很有前途。

韓東:在萬元戶還是讓人非常羨慕的八十年代,鄧德就憑著自己的專業知識,他靈活的頭腦還有他選中的這個火雞項目,為他掙來了幾百萬的資產,鄧德完全可以滿足了,但是他沒有,他沒有固步自封,停滯不前,他鋌而走險的選擇了一個新的項目,這個項目對他來說非常陌生,那就是孔雀,孔雀的養殖技術在當時在國內來說是一片空白,人們認為這是一件天方夜譚的事情,他面對的困難那是可想而知,但是鄧德卻一次性地就投入了二百萬。

鄧德:孔雀呢,它在我心目中呢是很神圣的,百鳥之王嘛,它呢,第一個是漂亮、美麗、高雅、吉祥,這是在我心中的第一印象,我通過我們動物園參觀孔雀這個動物,看孔雀的時候,我們就問飼養員飼養它的就是那個師傅,他說啊那個孔雀不好養啊,什么產蛋很少的啊,它三年才產蛋的啊,并且呢一年呢就產幾個蛋,呃,我心里就有數了,它的繁殖不快、可控,你任何東西它不可控,你作為一個公司,一個龍頭企業來說,你去做它你做不好的,你像我做的,包括山雞火雞它就是繁殖太快了。

   (旁白:亞洲共有兩種孔雀,即藍孔雀和綠孔雀,綠孔雀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主要分布在中國云南南部,也就是西雙版納地域,絕對禁止私人飼養,更別用說作為商品出售啦,而印度分布的主要是藍孔雀,又叫印度孔雀,在我們中國不屬于國家保護動物,可以飼養,印度孔雀其具有極高的飼養價值,首先,在中國,它的量極其稀少,物以稀為貴,這其中,孔雀產的蛋它的營養極其豐富,再者,孔雀羽毛是市場上普遍采用的高檔工藝材料,孔雀再好,只有在動物園里才能看到,鄧德為了找到可以繁育的藍孔雀,堪稱是傷透了頭腦)

鄧德:包括云南的、昆明的還有西雙版納的、廣州動物園的、北京動物園的、上海動物園的、包括全國的、武漢動物園,全國大的動物園我們幾乎都去參觀過考察過,都去問過了,了解的很清楚,并且呢當時我們還要買它的種,那時候他不賣,因為當時動物園它是國家的,國家工作人員他沒有權利把它賣給你,那個時候,他把這個作為一種政治性的東西,你要是跟他用錢買呀,根本不現實,后來呢,我們就說你們能不能賣給我們幾個蛋,有幾個動物園呢就拿了幾十個蛋,總共我們拿了五十多個蛋開始孵化,這是我最早,孔雀的原型就是這樣開始的。。。。。

   (旁白:鄧德通過各種渠道,從三個國家動物園買回了三組共五十幾枚蛋,憑借他科班出生以及他飼養更種動物積累下的孵化經驗,開始嘗試性孵化孔雀,隨著第一批小孔雀的誕生,老鄧心里那叫一個美呀,但他心里明白,他距離成功還差的遠呢)

鄧德:大概五十幾個蛋孵化出三十幾個出來,哎呀,這么一養呢很好養,我們通過幾年的繁育呢,就把它發展起來了,發展起來了有什么呢,最后呢你也就一兩百個孔雀,并且呢,你那個都是在同一個地方,幾個小地方引的,你這個種群很小,你想發展那就很困難啦,根本你就發展不起來,因為什么東西呢,它都是近親結婚,都是兄弟姐妹的呀,你怎么去發展呀?

   (旁白:鄧德的擔心那是一點也沒錯,動物園養孔雀的它是為了觀賞的,它的量很少,而他養孔雀是為了打入市場,要進入市場,就得保證自己孔雀的數量和品質,可是孔雀繁育終究不是件簡單的事,不但要技術,還要有足夠的種蛋,那么種蛋從哪里來呢?琢磨來揣摩去,鄧德盯上了一個地方,藍孔雀的家鄉——印度,1997年,經過多方努力,老鄧從印度引進了兩千枚孔雀蛋)

鄧德:這幾乎把我們所賺的錢全部積蓄都拿出來了

   (旁白:當時,一個孔雀種蛋九百元,兩千多個蛋加上運輸費用總共是花了兩百多萬元,這幾乎當是老鄧創業十幾年來所有的積蓄,而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

鄧德:家里人都是肯定不同意呀,很多人反對,很多人講,我老婆說,哎呀,你別搞這些東西呀,你不要說給我聽,我有心臟病。

劉志農:他跟我們講他想投資養殖孔雀這個項目,當時我們都持一個保留的意見。

鄧德:風險是肯定有的,就是因為有風險,所以我們做這個東西,才有前途才有發展。

   (旁白:雖然只有前期幾十枚雞蛋的孵化經驗,但老鄧對自己的孵化技術很有信心,滿心歡喜的等待從印度引回的兩千多個種蛋能夠有小孔雀破殼而出,然而二十幾天過去了,孔雀苗就是不能破殼,老鄧心里明白,小孔雀是胎死腹中,這是當頭一棒,可是,這是哪里出錯呢)

鄧德:我們開始不是很了解孔雀,但是我們想孔雀大致跟山雞差不多的,因為我們,我是學這個東西的,所以我很自信,結果把這孔雀蛋弄了幾個蛋按照山雞的形式去孵勒,成功了,后來呢我們以為這個孔雀蛋相當好孵,很自信,結果就把兩千多枚孔雀蛋拿回來也按照這個方法,好在我們是分在兩個地方,按照這個方法呢,結果就出了大問題了,只孵出了三分之一,當時呢我們跳樓的心都有了

劉志農:那當時全場的職工,包括他自己他都有那種絕望的那種感覺了,因為考慮到這兩百多萬,這兩百多萬幾乎是我們前段時間所有的原始積累,結果把那一百多萬,算過去一百多萬就是那么泡湯了,他自己當然在我們面前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我們自己知道從旁邊看出來他內心的東西,他自己感覺還是很受打擊,那時候我們也是考慮到,他這個人也是這樣的,他認準的一檔事就是要一直的做下去。

鄧德:看,這就是我們孔雀孵化。

韓東:現在不是孵化季節所以蛋少是吧,這個孵化容易不?

鄧德:這個孵化的精度要比孵雞鴨鵝高的多,因為這個普通的雞鴨鵝呀,這個孵化溫度控制在三十五度到四十一度,它存活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但是,孔雀呢,它的要求高的多,它的孵化溫度在三十七點五度到三十七點八度,假如你偏離這個數字越遠呢,它的孵化率就越低。

韓東:三十七點五度、三十七點八度,相差在小數點是吧?

鄧德:對,相差一點點,相差零點三度到零點五度。

  (旁白:問題找出來了,孔雀蛋對孵化的溫度很嚴格,攝氏37.5℃到攝氏37.8℃只相差攝氏0.3℃,低了不行高了也不行,老鄧這次的失敗在于拿養山雞的經驗套用在養孔雀的身上太想當然了)

鄧德:只有三分之一留下來了,我們沒有辦法啊,反正剛好就是留下三分之一,我們就擦干眼淚繼續干吧,因為剛好留下這么多嘛,這叫上天不負有心人啊。

   (旁白:然而老鄧就是靠著這僅剩下的三百多孔雀只開始了他的孔雀養殖之路,接下來的三年,鄧德通過基因選育高科技技術,優化了藍孔雀的天然的生長狀態,要說起來這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事)

鄧德:養殖這方面還是比較曲折的過程,因為畢竟它孔雀養殖在全國各地還是剛開始,在全球都還沒有養殖,很多東西都是我們自己摸索出來的。

   (旁白:老鄧養出來的藍孔雀通過優化育種,使得原來需要三年才能產蛋的孔雀最快九個半月就可以產蛋,每只雌鳥一年能產蛋四十枚左右,高的可達八十枚,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野生孔雀的增重問題也得到了解決,野生孔雀長到九個月后才兩公斤重,人工養殖到四個月就能達到五公斤,那么老鄧的秘訣是什么呢)

鄧德: 孔雀它為什么產蛋量不高,根據它什么呢,它就是這三個指標達不到,跟它的生活環境有關系,這第一個,根據物質不滅定律嘛,你這個蛋是從什么地方來的呀,是不是,你蛋不就是蛋白質嗎?不就是能量元素轉換的嗎?因為他的環境有限啊,它的環境造成它的野性,它的環境造成它的產量不高,這個東西我們覺得,我們人為的改變它這種方式肯定可以提高,任何東西它需要的就是這幾大元素,第一個我們說的就是蛋白質,第二個是能量元素,蛋白質是什么啊,我們說的魚粉啊,骨粉啊,肉啊,奶啊,蛋啊,這個東西叫蛋白質,第二個是什么呢,就是能量元素,能量物質,我們說的大米、稻米、小麥、高粱這種東西,第三個就是礦物質,礦物質就很簡單了,礦物質就是蛋殼所需要的,第四個就是微量元素,第五個是維生素,任何動物它都是由這五大元素構成的,它也必須得到這些東西它才能發展,否則你不現實。孔雀它是野生動物它吃不到動物蛋白啊,它只有在豐收的季節吃到這些東西,所以它產蛋量不高,我們現在就是按照它的營養需要配,需要百分之多少百分之多少我們經過反復的試驗,就是說它應該加多少它長的快,它應該加多少它產蛋多,它應該加多少它性成熟早。

鄧德:看,這是我們的飼料間。

韓東:可以進吧?

鄧德:可以進,專門做飼料的。

韓東:挺好,等于這邊是給孔雀吃的,這是給人吃的?

鄧德:不,白菜南瓜都是給孔雀吃的。

韓東:它還能吃大南瓜?吃這個呀!

鄧德:孔雀它是草食動物啊,它南瓜、紅薯、白菜、大豆、高粱什么都能吃,它連樹根、樹葉、樹皮,只要是青的,青草它都能吃。

  (旁白:除了蔬菜,黃粉蟲也是商品孔雀養殖中必須要添加的動物蛋白質飼料,比例是百分之十左右,而老鄧對養育種孔雀就更講究了,比如飼料方面,除了三餐之外還加了韭菜,韭菜又叫起陽草,長生草,有溫補肝腎、壯陽固精的功效,喂足了韭菜的公孔雀增強性欲,提高孔雀蛋的受精率)

鄧德:它的生殖能力,受精率啊,像以前野生的孔雀,它的受精率呀只有百分之五十,像現在它呀可以達到百分之九十,甚至更高

韓東:跟韭菜有直接關系嗎?

鄧德:有直接關系。

  (旁白:有技術,有決心,加上新的喂養,幾年下來,老鄧的養殖規模逐漸擴大,而藍孔雀給他帶來的效益也逐漸顯露出來)

鄧德:大概我們做孔雀這個項目是1985年1987年這個時間,最早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起步的,我們到1990年1991年1992年,大概用了六七年的時間才把孔雀育有一萬只左右的,就是說它就可以作為一種育種,作為種群推廣繁育了,湖南科技報這些單位呀對我們這個孔雀養殖成功的這個事情呀報道,這報道啊就好多人知道了,我記得當時寫信的人比較多,那個信啊,一天啊,有些時候一天收幾百封,上千封信,就是很多人跟我們交流,就是引種蛋、種苗啊,有很多人來買,但是我們每年啊,記得那時候我們每年啊,也一年啊1992年,一年賣幾百萬上千萬。

韓東:已經是初見成效了!

鄧德:那時候就已經是大回報了。

韓東:從六百枚種蛋到上萬只孔雀的養殖規模,鄧德整整走了七年,這個時候的社會認知度高了,他的客戶越來越多了它的孔雀供不應求了,最最重要的是他的前期成本都收回來了,這時候人們覺得鄧德面前的這條路就是一條金光大道,但是他會這么幸運嗎?他的養殖之路會這么一帆風順嗎?

  (旁白:經過老鄧的精心培育,幾年下來,從六百多只種苗發展到上萬只的孔雀養殖規模,讓老鄧滿心歡喜,然而,突如其來的病害又讓他陷入困境)

鄧德:我記得年初下了幾天大雨,大雨之后呢那孔雀呢就開始不進食了,當時都是一年的孔雀,比較好的,當時都是賣一千多塊錢一只的,大概下雨以后啊就開始不吃食了,我們當時心里就發慌了。

  (旁白:孔雀大面積的不吃食之后接踵而來的就是大面積的死亡)

鄧德:當時看那個東西呀,心都涼了,到處都是成片成片的,有的孔雀就蹲在一個地方,翅膀撲撲騰騰的,有的呢孔雀朝天,朝天的腿對著天上呢,然后慢慢地滑動,有的呢都已經硬了,它要大面積死亡,我們首先懷疑是不是有什么烈性傳染病,烈性傳染病我們當時采用的方法就是給它注射什么就是疫苗,包括禽流感啊,當時心里就慌了,另外就是什么東西呢,給它抗生素吃呀,結果呢根本就沒有用。

劉志農:大概五天之內就死了大概三千多只,那個時候我們是吃飯,不說吃飯不香吧,就是說當時場里所有的員工,當時場里有五十多個員工,包括員工都有當時吃不下飯的,那種心情,像我們每天上班下班那都是將近半個月我們都是二十四小時在場里面。

   (旁白:如此慘烈的大面積病害到底是因為什么,老鄧將死亡的孔雀到江西省農科院進行化驗,原來是孔雀得了盲腸肝炎又叫組織滴蟲病)

鄧德:它是成片死的,三五天,大概不到五天的時間就死了大概快四千只,四千只很難看,是很慘烈的,像以前我們養的雞鴨呀,這些東西它就不會成群爆發,唯有孔雀是對它最敏感,這是我們受的也是一次比較大的損失,這當時就損失了大概四百多萬啊。

  (旁白:通過觀察和查悅資料,畜牧出身的老鄧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原來藍孔雀在地面尋找食物時吃進了組織滴蟲蟲卵,或者是感染了組織滴蟲病毒的蚯蚓、螞蚱土鱉引起的)

鄧德:因為以前呀,我們雞鴨驅蟲的次數就比較少,因為它吃進蟲之后,一般像雞鴨它都不怕,它不造成死亡,就不舒服而已,這個呢,你非得要給它定期驅蟲,你不驅蟲它根本就養不好。

    (旁白:原來組織滴蟲病的發生沒有季節性,除了定期給孔雀驅蟲以外,清潔干燥的衛生環境也不利于組織滴蟲病卵的生存,根據這一特點,老鄧把圈舍和運動場的衛生當作日常工作的頭等要事)

韓東:我發現一個問題,鄧總您這個怎么沒給它鋪墊草之類的,它睡哪兒這個?

鄧德:是啊,孔雀這樣的,我們以前啊也是像雞一樣的,給它墊什么墊料,稻草啊,棉稞啊,鋸末屑,結果就發現出了問題了,因為孔雀它吃草食動物,結果它吃了,吃了什么東西呢,它吃了我們墊的干草啊,保溫嘛,干草吃進去以后,它這個喝了水以后就發酵

韓東:它把孔雀撐死了是吧?

鄧德:對對,真的撐死了,死了很多,最厲害的一次大概死了兩三千只。

  (旁白:2007年底的一天,鄧德像平常一樣準時的來到辦公室,突然一個技術人員慌慌張張的沖進辦公室,嚇了他一大跳,一夜之間基地的藍孔雀突然間死了好幾百只,現場的狀況比鄧德設想的還要壯大,孔雀被解剖后經過一番研究,老鄧斷定導致藍孔雀大量死亡的真正首惡就是稻草,在找到原因之后,老鄧覺得將干稻草換下,并對飼養場進行環境改造)

鄧德:他現在就是,后來經過我們總結,它們一般現在呢,我們就是把它放在睡在梁上。

韓東:啊啊,就是這樣的,是吧,在樓頂上的那種。

鄧德:嗯,對,我們南方地區啊,雨水比較多,濕度比較大,它很潮,它長期在地上呢它就會得關節炎。

韓東:它又不吃辣椒是不是?

鄧德:是,它又不吃辣椒,它會得關節炎,所以呢它在上面去,飛到上面去呢,這個還是蠻科學,這是有它的科學道理的,這就長的也好,身體也好,它就不會得病。

韓東:一開始,賣孔雀苗成品孔雀,給鄧德帶來了豐厚的利潤,他已經是相當滿足了,但是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發現百鳥之王的孔雀肉味道是異常的鮮美,這是他之前從來沒有想到的事情,把孔雀肉賣到高檔餐館里,成為他的新的利潤增長點,隨著他的養殖規模不多擴大和他對孔雀的不斷了解,他發現孔雀能夠給他掙錢的地方遠遠不止這些。。。。

  (旁白:本草綱目中記載,孔雀血能解百毒,肉跟血能夠解毒治病,與普通的雞鴨禽類相比,孔雀產肉多,肉質細嫩,營養豐富,具有高蛋白,低膽固醇的特點,特別符合現代人對健康的需要,目前老鄧賣到高檔餐廳的孔雀要一百二十元一公斤,這成為他現在最大的利潤增長點。

韓東:謝謝,謝謝,這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我回去要寫在我的微博上,這很難以想象,一般人都是見到孔雀的美麗,但是今天韓東吃到孔雀肉了,一進他這個食堂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香味,我這回真的要嘗嘗啊!

鄧德:怎么樣?

韓東:真的,怎么形容呢,好難,就是你第一開始喝第一口的時候有一點像老母雞燉的那種雞湯,但馬上你覺得不是,你吃過的任何雞湯沒有它香,但它的種體是偏向于禽類的那種湯是吧,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它會有那種濃郁而且持久的香味,我喝了一口說話到現在那個香味還在我嘴里回味著。

鄧德:并且它還有這個特點啊,你把這個湯喝了以后,我們把它喝完了以后你再加水加五到十遍的水,它的香味還不變。

韓東:一般的燉菜它可不能加水了。

鄧德:對,一般的老母雞你把它的燉湯原湯喝完了之后你再加水的話那就沒有香味了。

韓東:真好,我得多喝,今天多喝湯,不吃別的。

鄧德:來,多喝一點!

  (旁白:除了孔雀肉,老鄧發現孔雀蛋也能帶來利潤)

韓東:這種蛋在孵出來小苗,那苗賣多少錢一個呀?

鄧德:我們現在孵的小苗現在賣一百多塊錢一只。

韓東:這養孔雀還真挺好,這個產的蛋都孵出小苗,孵一個就一百多塊錢啊!

鄧德:它不是百分之百的能孵出來,因為它的受精率不是百分之百,它只有百分之九十,等于還有百分之十的是無精蛋。

韓東:哦,那些就是天生不能孵的,那怎么辦?

鄧德:我們一般是做商品蛋,你看,我們就是用這個禮盒,一個禮盒就是裝八枚蛋,它現在賣兩百塊錢,它平均就是二十來塊錢一個蛋。

  (旁白:育苗,賣種,和育苗蛋,百鳥之王孔雀已經給老鄧帶來滾滾財富,而他沒有想到的是有人主動找上們來給他帶來新的利潤,找上們來的是溫州商人,來的目的意在羽毛,孔雀最美麗的恐怕就屬它的羽毛了,每只孔雀一百二十三跟羽毛,每年換一次,可是最初鄧德沒有把羽毛太當回事,只是當作禮物送人罷了,而這個找上門來的溫州商人就是奔著羽毛來的)

鄧德:它這個長長的尾羽啊零售價十塊錢一根,而我們批給他就是三塊九一根,還有這短短的呢就兩塊錢一根一塊錢一根,它這個每年都換一次,這個尾羽都每年掉一次,毛也換,所以這個錢就是白撿的一樣。

韓東:如果在園里的話撿起一根羽毛就是撿了幾塊錢!

鄧德:每年都掉,每年都換。

  (旁白:老鄧和溫州工藝商有了工業鏈路,孔雀羽毛成了老鄧另一個利潤增加點,在這個基礎上,鄧德留意到學校訂購孔雀標本的需求很旺盛,他立即與溫州的工藝商合作,應用淘汰的孔雀開發成孔雀的標本,每年能賣三千多只標本)

鄧德:以前我們沒有做這個之前,死亡的呢它有兩個處理途徑,一個就是深埋,一個就是焚燒,現在呢,我們反而把它消毒殺菌之后做成標本以后呢,它這個產值又翻了幾番,它現在賣一般都賣五千多塊錢一只,還有一個孔雀它是這樣的,孔雀的一生啊它是完美的一生,就是它的年紀越大它的羽毛越完整,長的越長,它就越漂亮,就賣的價格越高,像八年的孔雀啊,它的標本可以賣到一萬多塊錢。

韓東:那不得了了,咱們按五千塊錢,三千只,這個就是一千五百萬元。

鄧德:對,一千多萬,這是我們比較大的一個利潤增長點。

  (旁白:如今,老鄧開始了公司加農戶的形式,帶動了南昌四周的農民加入了飼養藍孔雀的行業當中來,不僅如此,鄧德還在近幾年向全國推廣孔雀養殖技術以及孔雀苗,并回收孔雀產品,這使得鄧德的飼養基地更加的規模宏大,據老鄧說,飼養孔雀的飼養成本略高于養雞,可是銷售價格卻是雞肉的三倍以上,因此回報很高,一般的養殖戶的年投資回報率是1:7,而他的飼養基地加上他全國兩千多家養殖戶的年純利潤超過了百分之二十,可以說百鳥之王成為他的夢想,也給他帶來了滾滾財富)

鄧德:我們今后的發展就是以公司加農戶,加盟連鎖的這種模式來做,比如我們現在一般就是跟顧客提供,提供養殖戶什么,提供種,優質的種苗,并且我們是免費提供技術,并跟他簽合同,一般我們簽訂的都是十年的有效合同,確保了養殖戶比較高的效益。

孔雀養殖戶:銷路好肯定還是賺錢嘛,一年還是可以賺個三四萬,沒問題的。

孔雀養殖戶:雖然價格降了,現在吃的人多了嘛,我們算了算去還是有賺頭的。

韓東:又到了算賬的時間了,我最愛干這個了,咱算算他能賺多少錢,這么說吧,鄧德名下的江西中農科技公司去年的產值是一點二三個億,他對自己未來有這么樣一個規劃,他將每個省投資一個億,建立一個以孔雀養殖為主的生態農莊,他的公司,他的集團公司兩年內創業板上市,不過我希望隨著他的養殖規模的擴大,孔雀的價格能降下來,讓咱們普通的百姓能夠享受到百鳥之王的美味!

 

2019年什么游戏代练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