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央視二套《商道》欄目系列報道

【發布時間:2019-06-21】




鄧德與程崇良編導(央視2套)在一起

鄧德與關記者

<綠公司>之七雀之鏈--央視2套《商道》最新采訪報道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來到商道,我是王凱。大家看,我這里擺著幾只孔雀的翎毛。這個是藍孔雀的翎毛,這個呢是白孔雀的翎毛。大家都知道,這個云南的西雙版納是中國的孔雀之鄉,由此呢,生于云南的舞蹈家楊麗萍,也創造出了一系列著名的舞蹈作品---孔雀舞。

凡是到過西雙版納的朋友,都會為“孔雀之鄉”的孔雀陶醉。可就在2006年12月的一天,“孔雀之鄉”西雙版納的一個風景區,卻把電話打到了遠在江西的南昌,求購2000只孔雀,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旁白:接電話的這個人叫鄧德。

鄧德:他們說你們還有很多孔雀?有上萬只孔雀,不可能吧,這是騙人的吧。

旁白:鄧德是江西中農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他所經營的養殖場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存欄量孔雀養殖基地。所以鄧德就有了個孔雀司令的編號。

鄧德:我們那時候繁育出來的種孔雀,它的基數就有七千套系到一萬套系,就是大概有一萬只到一萬三千只。當時面向市場的就有這么多了。

旁白:云南西雙版納自治州最大的孔雀觀賞公園也不過生活著三千多只孔雀,而遠在江西南昌竟然有數量這么多的一個孔雀養殖基地。在看到媒體的報道后,他們覺得不可相信,立刻通過了電話找到了鄧德,在鄧德的力邀下,幾天后,西雙版納的客人飛到了南昌。

鄧德:他都驚呆了,他說你這是高人做的,行家做的。他們是一個動物園的,他們也養了很長時間,他說看你的孔雀就知道是選育出來的。為什么?大小一般,肯定是。他說了一句讓我很過癮的話,你這是高人在做。

主持人:孔雀咱們都見過。楊麗萍模仿孔雀的這種優美的舞蹈,美麗的身姿確實讓人陶醉。孔雀開屏更是讓人難以忘懷。在無數的民間傳說當中,孔雀是吉祥與幸福的象征。詩經史記楚辭都有關于孔雀的描寫。孔雀那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神鳥,一般都生活在仙境當中。那么故事講到這,也許您就會問,這個鄧德究竟是何許人也,竟能讓孔雀之鄉的人夸贊他養的孔雀好呢?

鄧德今年四十多歲,畢業于華中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專業。教過兩年書,后來由于對畜牧業的熱愛,80年代末,鄧德作為第一批養殖專業戶,開始飼養當時很流行的火雞。這讓鄧德積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鄧德:我是最早的,我也是搞得最成功的,在全國那是最成功的。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一年啦,我記得是八幾年一年賺十萬塊錢。那是很了不起的,那時候一個月工資才幾十元錢。

養火雞一直養到了1995年,鄧德發現問題來了。隨著特種養殖業的興旺,養火雞的人越來越多。

鄧德:因為別人在做,它那個東西,市場比較濫了,做的人比較多。因為門檻低了,你沒有利潤空間,作為一個投資者來說,這是最大一忌。你怎么賺都賺不來錢。

旁白:鄧德有意調整自己的養殖方向,究竟接下來養什么呢?山雞、珍珠雞、貴妃雞,這些市場很流行的養殖項目都被鄧德考察了個遍,可鄧德卻始終沒有感覺。

鄧德:當時給我的感觸是什么呢?你做火雞,時間這么短。我們現在考慮有一個什么項目,我們能長期做。并且呢,我們現在,因為我們做到了一定程度,我們不光是玩很低端的,是不是?經常從農民口中奪食,跟他們去玩一些,操作一些很低端的東西,又沒有好大的利潤。并且三五年、三兩年就飽和了。

旁白:一個偶然的機會,鄧德注意到了藍孔雀。對動物一直喜歡研究的鄧德開始調查孔雀的狀態。這一研究不要緊,鄧德心里有了想法。


鄧德:孔雀是什么東西呢。它就符合我們這幾點。第一個,門檻比較高;第二個,利潤空間比較大;第三,你想,三五年飽和,甚至十年八年飽和,不是一個很可能的東西。因為那時孔雀在全國幾乎是空白的,只有動物園里才有。

主持人:您瞧,這鄧德不愧是一個畜牧高手,養過特種動物,一研究就直奔市場而去。不過他研究的也的確有道理,孔雀養殖門檻很高,不然也不會在全國養殖業中是個空白。說到這兒,先跟您說下鄧德關注的藍孔雀,究竟是個什么樣呢?

旁白:全世界共有兩種孔雀,即藍孔雀和綠孔雀。印度分布的孔雀屬于是藍孔雀,又叫印度孔雀,在中國不屬于保護動物的范疇,而綠孔雀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主要分布在中國云南南部,也就是西雙版納地區。印度孔雀具有極高的養殖價值。首先,在中國,藍孔雀稀少,物以稀為貴;其次,孔雀所產的蛋是極富營養價值的蛋品;再者,孔雀羽毛是工藝品上廣泛應用到的材料。可藍孔雀再好,在1995年也只有國內動物園才能見到。鄧德為找到可繁育的藍孔雀,可謂是傷透了腦筋。

鄧德:最初是想買成品的。成品他不賣給你,因為它是國家的,那時的動物園都是國家的東西,怎么可能把國家的東西賣給你。我們就是這樣的,要不你賣幾枚蛋給我們。

鄧德通過各種渠道在全國的三個動物園買到了3組,共50只孔雀。并且憑借他科班出身,以及飼養各種動物積累的育種經驗,鄧德開始孵化買來的孔雀蛋。經過努力,這批孔雀蛋孵出了十幾只小孔雀。看著可愛的小孔雀出生,當時鄧德心里那叫一個美。成功是喜悅的,可鄧德知道這還差得很遠。

鄧德:因為不管什么東西太少了你沒有發展前途。要建立一個種群的話,你還得要大規模的。你靠三兩個系列,你是建立不了一個種群的。所以說,你這個繁育也不可能成功的。

主持人:鄧德的擔憂那是一點兒也沒錯。動物園養孔雀這只為給人們觀賞,數量不多。而他養孔雀是為了進入市場。要想進入市場你得保證自己產品的數量和質量,否則真成研究了。可孔雀繁育畢竟不是簡單的事,不但要有技術,而且還要足夠的種蛋。那么種蛋從哪來呢?琢磨來琢磨去,鄧德盯上了另外一個地方,哪兒啊?藍孔雀故鄉---印度。

旁白:1997年經多方打聽,鄧德了解到,從印度直接進孔雀蛋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利用國際動物保護的有關條例,采用動物園之間交換等值動物產品的方式進口。鄧德通過廣州動物園從印度交換到了2000枚孔雀蛋。

鄧德:大概900塊錢一個蛋換回來的,我們是給廣東一個動物園,是把錢給他,他把那個換過來,實際上就成了900塊錢一枚蛋。在印度買了2000個蛋。

一個孔雀種蛋是900元,2000個就是一百多萬。看到這個數字,不光是鄧德有點心慌,他的妻子曾軍燕更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曾軍燕:壓力非常大,我覺得應該是非常大,可以說是把所以家底,都弄上去了。包括跟親戚朋友所有的人都借了。

鄧德:她說,你的事不要跟我說,我心臟有病。你要投那么多錢我不敢做。

旁白:壓力歸壓力,可妻子也拗不過鄧德的決心。2000枚種蛋,歷盡千辛萬苦,小心翼翼的運到了南昌郊外。

主持人:100多萬花進去了,毋庸置疑,巨大的風險也來了

旁白:盡管有了前期小批孔雀蛋的孵化經歷,但2000枚蛋對鄧德來說還是第一次。他壓力很大。尤其是背后的那一千多萬投入。

鄧德:你不可能2000個蛋100%孵出,對不對?我們假如只能孵出50%,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偉大的勝利。

旁白:盡管最初有幾十枚蛋的孵化經驗,但鄧德覺得并沒有徹底掌握孔雀孵化的技術,尤其是溫度上,把握不是很大,于是鄧德采用分批孵化的方式進行以降低風險。

第一批進了孵化機,鄧德和他的一幫技術人員的心也懸了起來。

曾軍燕:整夜整夜不回家,整夜整夜泡在那里面。因為包括孵化那一塊,時間,溫度那一塊兒,要求特別高,經常要起夜,起來看,經常是這樣。我覺得很不容易。

旁白:十天過去了,二十天過去了,可小孔雀還是不見破殼而出。

劉志農:到了二十多天,大概二十六,七天的樣子,那個孔雀苗就在里面不得出來,不能破殼。

旁白:第一批孔雀苗胎死腹中,這讓鄧德和他的技術人員很是心疼。

劉志農:那時國內很少幾乎沒有。對于專門從事孔雀養殖這方面的一個技術指導或者技術支持都沒有。

旁白:研究來研究去,鄧德得發現問題還是出現在他最擔心的溫度上。

劉志農:我們以前是養山雞的,考慮到山雞它也是野生的,所以我們就把山雞和孔雀作為一個差不多的參數來搞,結果就出了問題。因為那個孔雀的出殼溫度是37.5度到37.8度,而山雞的要求低一些,所以我們就按山雞的溫度來孵化,結果出了問題。

旁白:問題找出來了,又一批孔雀蛋進入了孵化箱。有了第一批的經驗這次孵化相當的順利,一批小孔雀順利出殼。在接下來的三年,鄧德通過基因選育等現代高科技技術優化了藍孔雀的自然生長狀態。要說起來這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鄧德的科學育種使本來需要三年才產蛋的孔雀在生長到九個半月就可以產蛋。每只雌鳥一年可以產蛋40枚左右,高的可達80枚。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野生孔雀的增重問題也得到了解決。野生孔雀長到九個月才2公斤重,人工飼養到六個月就可達到5公斤。

1998鄧德注冊了江西中農科技有限公司,開始規模化養藍孔雀。由于藍孔雀蛋作為稀有的動物禽蛋,上市后立刻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鄧德:我們做孔雀做到現在,從來沒有過一筆賒賬,也從來沒有過先發貨再打款的,全是拿現金,拿著銀行卡來排隊提貨的。我們最貴賣到100塊錢一枚種蛋,現在價格有所降低,60多塊錢一枚,那是種蛋。每年大概種蛋有三十多萬枚到四十萬枚蛋。

旁白:由于藍孔雀極具營養價值,是高檔餐廳的急需品,很快商品孔雀蛋被搶購一空。也有動物園要求購買大孔雀作觀賞,孔雀之鄉的西雙版納在看到鄧德的孔雀后也沒有空手而歸。

鄧德:我記得當時他們在我們這里買了200多只,480一只賣給他的,但那也是養了半年的孔雀,480一只。

旁白:眼看著鄧德孔雀司令的名頭越來越大,他對孔雀的研究也越來越深入。孵化藍孔雀對鄧德的中農公司來說早已是簡單的事情。在這個基礎上鄧德采用了遺傳學上的基因選育原理,甚至還培養出了少見的白孔雀。

鄧德:全球來說就有2種孔雀,它的分布主要在東南亞,再就是我國的云南這一塊,一個是綠孔雀,一個是藍孔雀。白孔雀是藍孔雀的一種變異種,它變異的很少,一萬只藍孔雀中有一只是白孔雀還有一只是黑孔雀。

主持人:您瞧這鄧德養孔雀那叫一個精。到了2007年,鄧德的中農公司發展到了一個擁有一萬多只孔雀,在全國擁有四處養殖基地的大型企業。規模可是越做越大,可誰也沒想到,人有旦夕禍福,這孔雀也一樣。鄧德遭遇了一次滅頂之災。就在2007年底的一天剛剛上班的鄧德卻接到了一個對他來說不亞于晴天霹靂的壞消息。

2007年底的一天鄧德像往常一樣準時地來到了辦公室,突然一個技術人員慌慌張張的沖進辦公室嚇了他一跳。聽玩匯報,他更緊張了。原來一夜之間基地的藍孔雀突然死了好幾百只。現場的狀況比鄧德想象的還要嚴重。

鄧德:我當時很驚訝,因為我們的孔雀都是防疫,消毒,殺菌把得很嚴格的,這種情況一般是不可能的。我當時就感覺到很不好,這個問題出了以后因為我們掌握的比較嚴格以后,你這個東西當時我們感覺很害怕,萬一是什么雞瘟禽流感什么,那就麻煩了,一搞會全軍覆沒,你投資的那些東西會打水漂的。我當時很害怕,就怕大批量死亡。那我們沒辦法,首先第一道關就是什么,肯定解剖啊。

旁白:孔雀被解剖后,鄧德發現了一種既普通又奇怪的東西。

鄧德:一解剖那個腸胃里面,稻草全部都在里面。

劉志農:我們前一段時間大概就是十幾天以前,為了節省保溫的經費,再加上減少,讓它保暖,所以我們墊了點草。

旁白:經過一番緊張的研究,最后鄧德確定導致大批孔雀死亡的真正元兇就是它-稻草。

鄧德:這個墊料千萬不能用草。這孔雀有個特點,因為它屬于草食性的東西,它在野生狀態下吃什么呢,吃草籽啊,很新鮮的青草,蔬菜,但當時我們不知道啊。你給他鋸末它也吃,你放什么稻草他也吃,因為墊的是干的,一吃進去以后,它的胃液,喝點水就發酵,已發酵就全部堵死了。

旁白:在找到原因后鄧德迅速將干稻草換下,提高飼養欄里的環境設置。再節省也不能在孔雀的飼養環境上節省,鄧德明白提升孔雀飼養環境對養殖場來說,會帶來更高的效益。

鄧德養孔雀成了規模,可在頭幾年作為最大的養殖基地,他一直在賣孔雀蛋和發展孔雀規模上下功夫。可究竟怎么樣能把藍孔雀的價值充分開發呢?他沒想到,沒等他把自己的辦法想出來,已經有人找上門來了。

找上門來的是溫州商人,來的目的意在羽毛。孔雀最美麗恐怕就是它的羽毛了,公孔雀能展開美麗的翅膀向人們開屏。每只孔雀132根羽毛,一年換一次。可最初鄧德并沒有把孔雀羽毛太當回事,只是當作禮物送人而已。而這找上門來的溫州商人就是奔著孔雀羽毛來的。

鄧德:溫州人很精明也很勤奮。他把你的破毛爛毛都給收購去,收購去干什么呢?他們去分,分級整理,消毒殺菌,最后出來的就是成型的工藝品了。

旁白:鄧德和溫州工藝品制造商形成了產業鏈,孔雀羽毛成了鄧德另一個效益增長點。

鄧德:價格不菲,幾百塊錢。每年都掉,干揀的!132根是長的,長的10塊錢一根,3.8到10塊一根,四五百塊錢。母孔雀沒有尾羽,它尾羽也不值錢,但它那翅膀上面的,掉下來可以做扇子,也一塊錢一根。

旁白:在這個基礎上,鄧德注意到很多學校對孔雀標本的需求很旺盛,立刻他和溫州的工藝品商合作,利用淘汰的公孔雀開發出孔雀標本,每年能賣三千只孔雀標本。

鄧德:加工出來可以賣五千,批發價五千,他們最喜歡白孔雀把白孔雀的公孔雀回收回去后最劃算。做標本是一萬塊錢一只,因為白孔雀很少,白孔雀潔白無瑕,很漂亮很美,并且很稀少,物以稀為貴嘛!

旁白:鄧德的孔雀不但在國內名聲鵲起,甚至連國外都專門找上門來找他訂貨。

鄧德:澳大利亞打電話來說要訂四百萬根尾羽。

不但如此,圍繞孔雀鳥糞,鄧德也大做文章,開辟了魚塘,專門用富含蛋白含量高的孔雀排泄物飼養魚。此外鄧德還采用公司加農戶的形式帶動了南昌郊區周圍的農名參與到飼養藍孔雀的行列中來。不僅如此鄧德還在近幾年開始向全國推廣孔雀養殖技術以及孔雀苗并回收孔雀產品,這使得鄧德的飼養基地更加規模龐大。

鄧德:它的種源不是很豐富,所以全國都到我們這里訂種,我這是全國第一家養殖戶,包括加工戶,聯手戶跟我們一起合作的伙伴,他們要養這東西。

旁白:鄧德圍繞孔雀建立的生態農莊也列入到了2010的規劃,2012年完成。到那時,作為最大的藍孔雀飼養基地,鄧德在基地建立已欣賞藍孔雀為目的的觀賞旅游特色生態景區,真正把孔雀的生物鏈建設完成。

鄧德:我們現在每年包括商品孔雀包括我們集團全部加起來的話我們每年產值可以達到一個億,每年都有這么多。我們最終的目的還是要把他建成一種就是說農莊的形式因為生態農莊是最有發展的一種形式,這個孔雀,你要把他幾個功用都要連接起來包括觀賞,藥用,標本加工這一塊全部要把他做起來,最終還是要以農莊的形式才能讓你的產品實現增值。

旁白:美麗的孔雀孔雀生出別樣的財富,鄧德通過不懈的努力成功的建立起最大的藍孔雀養殖基地,更可貴的是把美麗編織成了鏈。在未來生態農業被很多專家認為是商業價值最有前景的行業。鄧德另辟蹊徑,找到了生態農業發展的合適的方式,充分發揮自己的技術優勢。最重要的是,它以產業鏈的形式把生態農業的價值發揮到最大化,這才形成了他口中的美麗的事業。

 

2019年什么游戏代练赚钱